解析“明斯基崩溃”债务对经济繁荣的重要性有哪些?

·费雪的观点在20世纪90年代由海曼·明斯基重申。明斯基在阐述自己关于宏观经济模型中被忽视的私人企业债务将导致金融危机的理论时,吸收了费雪和其他人的观点。他警告称,资产价格上涨引发的投机泡沫将对整个经济产生影响。

明斯基提出的金融不稳定假说描述了信贷泡沫是如何形成的,而费雪的债务通缩理论讲的是这些泡沫如何破裂并将经济拖入衰退与萧条。明斯基认为,资本主义经济在长期繁荣之后,往往会从稳定的金融结构转向不稳定的投机性金融和庞氏融资。他认为,这种周期是资本主义制度特有的,其严重程度取决于这种金融体系的动势和制约经济的法规。

1996年,77岁的明斯基去世,当时他还没有想到《经济学人》杂志会将2008年的次贷泡沫称为“明斯基时刻”。在明斯基生前,他的作品很少受到关注,但全球金融危机使明斯基及其观点的曝光率得到了提升。美联储前主席珍妮特·耶伦曾在2009年经济衰退期间在本·伯南克手下担任副主席,并发表过题为“明斯基崩溃:央行行长的教训”的演讲。

她指出:“正如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假说所表明的那样,当乐观情绪高涨、可供投资的资金变得充足时,投资者最终往往会转向,风险投机和庞氏骗局。”她还说:“回想起来,这种发展趋势导致债券价格和房价出现了不可持续的上涨,这并不令人意外。一旦这些价格开始下跌,我们很快就会陷入明斯基崩溃。”明斯基为经济发展开出的处方和费雪的一样,都需要认识到债务对经济繁荣的重要性。

耶伦表示同意:“不管人们对利用货币政策减少泡沫有什么看法,显而易见的是,监督和监管政策有助于防止出现我们现在面临的这类问题。事实上,这是明斯基为缓解金融动荡开出的一剂重要处方。”最近的全球金融危机似乎重新激起了人们对费雪和明斯基的兴趣。然而,金融不稳定假说中的债务通缩阶段迄今仍是一种威胁,而非现实。

全球金融危机正如大衰退与大萧条有相似之处一样,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债务问题再次成为困扰各大经济体的一个问题。这与20世纪30年代的情况有所不同,那时是通货紧缩使债务与GDP之比飙升。而现在之所以债台高筑,是因为近期借贷太多。巨额债务当然是债务通缩的一个必要条件,但尽管通胀率已跌破许多大型央行设定的2%的指标,实际通缩仍未到来。不过这是否意味着我们已经躲过了债务通缩呢?

政策制定者是否吸取了20世纪30年代的教训?他们还需要做些什么?根据欧文·费雪的观点,当通胀处于低位并且经济崩溃的时候,央行应采取比平常更为积极的行动,以避免通缩的出现。实际上,各国央行正是这么做的,它们将利率降至接近于零的水平。然而,这又产生了一个“零利率下限”的问题。

正如伯南克所言,眼看政策利率降至零的央行并非无计可施。在这种情况下,央行可能需要从非常规政策的角度考虑通缩问题,以避免像日本那样出现价格暴跌。央行可以设定负利率,向存款于此的商业银行收费,这样各商业银行就会想办法把钱借贷出去。这就是欧洲央行、日本央行等机构采取的非常规货币政策。即使利率接近于零,政府仍应出台政策性的应对措施。

开动印钞机不失为一个选择。国家可以通过量化宽松等资产购买行为向市场注入资金,或者采取相当于“直升机撒钱”的更激进的方式。这可以通过财政政策实现,比如减税或增加政府支出,但政府支出的资金来源不是借款,而是通过央行印钞提供。费雪认为,通货再膨胀的方法完全有可能使经济回到应有的水平。在他看来,如果各国央行需要对抗通缩,办法还是有的。

费雪在20世纪30年代还呼吁让货币政策充当最后贷款人的角色,以稳定金融体系,阻止债务通缩进程,恢复信贷体系。他曾经强调剧烈的金融危机与伴随着总需求和价格水平普遍下降而出现的资产贱卖之间的联系。因此,费雪很有可能会赞同在2008年3月对投资银行贝尔斯登进行救助,这意味着在贝尔斯登进入清算阶段时没有出现一系列的违约行为和资产价格下跌的情况。

如果几个月后雷曼兄弟也得到了救助,是否有助于彻底避免全球金融危机呢?当时的美联储主席本·伯南克并不认为雷曼兄弟会产生与贝尔斯登同样的系统性风险。费雪很可能会问,拯救这家银行能否阻止一系列的违约行为,进而避免这些违约行为成为引发金融危机的导火索。但全球金融危机是否还有其他引发因素?

费雪应该会同意,一个监管良好的金融体系可以通过避免大量的、无法维持的债务累积,从而防范债务通缩风险。设计到位的监管权力可以通过维护金融稳定在防止通缩中发挥作用。监管机构可以采取行动遏制产生于危险的金融创新、实践和态度的大量融资活动。除了最后贷款人工具以外,监管和改革也势在必行,以遏制潜在的道德风险问题。换句话说,如果央行一味地救助银行,银行就不会那么自觉地谨慎行事,而监管可以降低这种风险。

在这方面,费雪应该会赞同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赋予各国央行新的宏观审慎监管权力,即在维持价格稳定的同时,还要以金融稳定为目标。费雪最后的日子1933-1939年,费雪为解决国家以及他自身的经济困境疯狂地努力着。但他在这两方面都没有成功。美国政府没有听从他的建议,他自己的资产也没有失而复得,而且直到最后他都没有还清债务。

1945年,费雪的妻姐去世了,临终前免除了费雪欠她的100多万美元的债务,这使费雪的生活有所缓解。妻子玛吉在1940年的时候突然去世,那一年费雪还失去了展望街460号的房子,因为他再也付不起房租了。1940年时费雪已经73岁了,不出门的时候就独自一人待在一间简陋的公寓里。费雪的死从多方面讲都是一件令人悲哀的事情,这也反映了他的性格特点。

1945年9月,费雪认为他的肠阻塞是由于下肠扭结造成的,就像他15年前经历过的一样。虽然当时也出现了一些不适,但最终都自行消失了。他相信可以通过调整饮食和锻炼恢复健康,所以就没有多想或寻求专业医生的意见。1946年秋天,当他的健康状况开始恶化时,X光片显示他的结肠里有一个无法通过手术摘除的肿瘤,并且肿瘤已经扩散到了他的肝脏器官。他本可以再多活几年,如果在前一年进行治疗,他的癌症是有可能治愈的。

1947年,费雪去世了,葬在妻子和女儿的旁边。他的墓地位于康涅狄格州纽黑文,而纽黑文是耶鲁大学的所在地。费雪死后的财产净值估计在6万美元左右。他一定会感到失望,这笔钱少得可怜,显然不够建立一个欧文,费雪研究所,而他一直希望能够通过建立这样一个机构巩固他在经济学和健康方面的研究成果。

尽管如此,他所留下的东西-智力财富,而非钱财-却是相当可观的。费雪在1891-1942年写了30本书,这些书的英语和外语版本多达150多种。我们从欧文·费雪的画像中可以看出,他是个刻板、拘谨的人,而且在一生中的所有事情上都严于律己。由于费雪比较严肃,致力于改革运动,并且有时其信仰颇具争议,所以包括他的经济学同侪在内的许多人都认为他古怪而无趣。

尽管费雪的研究成果得到了越来越多的认可,但他仍然没有像其他伟大的经济学家那样受人赞颂。费雪是现代经济学的先驱,在整个银行体系濒临崩溃的时候,他让当时掌控局面的主要央行行长受到了很多启发。毫无疑问,他的思想在今天仍然具有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