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析美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理论

“债务通货紧缩”理论、资产负债表衰退、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理论、克鲁格曼的“流动性陷讲”理论、伯南克的大萧条理论和金融加速器理论等都是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的理论基础。

货币非中性理论是指货币供应量的变化会引起实际利率和产出水平等实际经济变量的变化。

魏克塞尔将利率分为货币利率和自然利率,货币利率是指市场借贷利率,而自然利率则是指投资的预期利润率。

当货币供给量增加时,货币利率低于自然利率,企业家因此会扩大生产,增加产出。

而随着居民的收入增加、支出增加以及物价上涨,就出现了积累性的经济扩张过程。

凯恩斯的《通论》中指出,古典学派所谓充分就业的均衡只是一个特例,通常情况下就业率总是小于充分就业的均衡,造成这一现象的根本原因在于有效需求不足。

其中消费需求取决于人们的消费倾向,而投资需求取决于人们对经济前景的预期,这两点都与利率密切相关。

因此,凯恩斯认为,货币在经济中的作用是巨大的,货币是非中性的,国家应该实行扩张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来扩大总需求,以促进经济增长。

“债务通货紧缩”理论认为,在经济处于上升阶段时,企业家为了追求利润,会导致“过度负债”,而当经济不景气时,企业家为了清偿负债会降价倾销商品从而导致通货紧缩。

费雪认为这种状况会导致企业利润水平下降,甚至破产;会增加失业,使人们的心理趋于悲观;会使人们更多地储存货币,从而降低货币流通速度。

会使名义利率下降而真实利率上升,从而使贷款者不愿意进行贷款、借者不敢借款;产生的连锁反应会影响整个社会的货币流通状况。

这样,负债越多的就变卖得越多,变卖得越多就使自己的资产越艇值,最终导致“债务越还越多”,即资产对负债的支撑力缩小。

量化宽松的货币政策向市场释放大量的流动性,能够拉升物价和拉大利润空间,从而改变这一模式。

在年代进入了资产负债表衰退”,尽管本政府和中央银行采取了多种措施刺激经济,而的通货膨胀率却持续下降,并长期保持负值的水平。

通货紧缩加重了日本经济所面临的问题,因为通货紧缩使得债务的实际价值增加,并使常规的货币政策无法发挥效力。

在这种形势下,日本央行只好使用了非常规的货币政策,示意市场央行会长期将官方利率保持在很低的水平上,并实施量化宽松货币政策。

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向市场释放货币,将有效改善企业和个人的资产负债表,从而扭转资产负债表衰退的形势。

金融不稳定假说认为,以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信用创造机构和借款人相关的特征使金融体系具有天然的内在不稳定性,即不稳定性是现代金融制度的基本特征。

该假说表明金融的内在不稳定性使得金融本身也是金融危机产生的一个重要原因。

明斯基承认银行脆弱、银行危机和经济周期发展的内生性,银行和经济运行的周期变化为市场经济的自我调节,认为政府干预不能从根本上消除银行脆弱性。

而1929年大危机后美国政府和美联储没有采取措施稳定金融市场,反而采取紧缩的政策,使得金融市场更加恐慌,从而使得危机演变成矿日持久的全球性经济萧条。

在2008年雷曼兄弟倒闭后,美联储大量购买金融机构的债券,首要的目的就是为了维持金融体系的稳定。

伯南克在其著作《大萧条》中指出,货币收缩是造成大萧条的主要原因,而不是结果。当时国际上的金本位和落后的银行制度是货币收缩的主因。

只有增发货币才是解救危机的唯一正途。因为只有流动性,才能维持资产价格,只有价格稳定,才能保证社会总产出。

资产价格的稳定,才能维系银行间和银企间的抵押行为正常运转(因为资产价格不缩水)。之所以上次大危机无法得到拯救,是因为金本位导致的实际货币收缩,央行缺位和错误的行动导致危机加剧。

“金融加速器”理论是指信贷市场的自身条件变化能够将初始的经济冲击放大和加强的效应。具体地,由于信贷市场上借贷双方信息不对称,由此而产生了代理成本。

如果企业(不仅限于企业)由于受到冲击导致其净资产和资产价格发生改变,那么企业的借贷能力和其投资产出也将发生相应的改变。

而当期投资产出的变化又将影响下一期的投资、产出、净资产以及借贷能力。照此路径演进下去,必然会造成更大的波动。

当出现正向冲击时,企业的净资产增加,投资和产出也进一步增加;当出现负面冲击时,企业净资产下降,投资和产出也进一步下降。

代理成本呈现反经济周期变化的特征,即在经济萧条时上升,在经济扩张时下降,因此,有摩擦的信贷市场加速了经济增长或衰退,这种机制也由此被称为金融加速器机制。

该理论提出以后,引起学界广泛关注,经过不断完善和发展,现己成为货币政策传导机制及经济波动问题的有效分析工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