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斯基提出的雇主计划对美国经济有何影响?

尽管明斯基对于贫穷和失业的相关研究并不出名,但是从20世纪60年代到70年代中期,他在这一领域开展的研究数量基本与在金融不稳定领域相仿。虽然不明显,但是两个领域存在一定关联。明斯基相信减少失业、贫穷和不均衡有助于促进金融稳定。在伯克利,他与劳动经济学家一道提出反贫穷战略,认为就业比福利更重要。明斯基批评约翰·肯尼迪和林登·约翰逊政府的“向贫困宣战”中的观点,告诫说若不能有效创造就业,即使创造了福利型、边缘化的阶级,也不能减少贫困。

他提出,对每个低收入家庭若能提供一个全职就业机会,即使是最低工资,那么也能使三分之二的贫困家庭生活在贫困线之上。此外,他估计推动失业人群重新工作所创造出的产出,将不局限于新工人的额外工资所增加的GDP(国内生产总值)而创造出的额外消费。明斯基提出只有建立了“最后雇主”制度,法定的最低工资才是“有效的”,否则对于失业人群而言,实际最低工资就是零。

因此,他建议政府应为那些做好准备的、愿意接受最低工资的人群提供就业机会。只有政府有能力以最低工资及“无限的弹性”提供就业。明斯基期望政府能制订工资计划,并雇用所有准备工作并乐于接受最低工资的人,他称之为“最后雇主计划”。在某种意义上,无论是私人部门还是政府部门只要提供略高的待遇,那么求职者就会接受。你也可以说该计划为社会提供了“就业大军”,因为雇主只要愿意支付略高于最低水平的薪酬,就能雇到员工。

在明斯基看来,这比马克思“失业大军”要好,因为失业者缺乏技能,在找工作过程中还会形成不良习惯。政府作为“最后雇主”就像是压轴角色,跟中央银行作为最后贷款人的作用类似。最后贷款人是对资产价格设置下限(对银行放贷以避免银行廉价售卖资产),最后雇主是对工资设置下限(任何希望工作的人均能获得最低工资待遇),也对总需求和总消费设置底线。

通过这种方式,逆周期的财政政策得以强化(在经济衰退时期,政府增加在促就业方面的开支;当工人受雇于私人部门时,政府缩减相关开支),对逆周期的货币政策干预形成补充。明斯基坚持认为,最后雇主计划中的工人会做有益的事情,并在工作当中获得技术。他对美国总统罗斯福推行的新政计划中的多个就业项目开展建模。

实际上,他还亲身参与很多项目,他曾经作为保罗·道格拉斯教授(后来成为美国议员)的助教,估算柯布-道格拉斯生产函数。明斯基并不倡导“创造工作”,因为这会挫伤工人的锐气,是不高明的政治手段。与凯恩斯一样,明斯基非常确信,这类工人能做的工作很多,如维修公园和校园地面,改善环境(清洁、造林、翻新房屋以提高能源效率)以及其他很多的公共服务(包括对老年人提供上门送餐服务,以及为儿童提供游乐安保服务)。

明斯基认为,最后雇主计划是20世纪60年代凯恩斯学派提倡的政府拉动投资政策之外的另一项有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选择,而且能增加社会底层人士的福利水平。在明斯基看来,政府刺激投资的模式会形成“应变”不稳定性的政策,政府刺激需求以降低失业,随后又不得不削减开支、提高税收以应对刺激政策所导致的通货膨胀。政府在刺激投资推动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可能会增加金融不稳定性,因为部分投资资金来自私有部门发债。

当政府试图冷却经济时,企业(和家庭)会难以负担在经济繁荣时形成的负债。因此,明斯基认为自己的建议比凯恩斯学派的主张更胜一筹。经济的长期发展尽管明斯基的金融不稳定假说通常被解释为经济周期理论,但是他也提出了经济长期发展变化的理论,主要关注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的经济变化。在此小编们快速回顾总结明斯基的观点,后文会详细阐述。

明斯基认为,资本主义历经多个发展阶段,每个阶段均有不同的金融结构。19世纪见证了商业资本主义(commercial capitalism),这种表述由鲁道夫·希法亭提出,当时投资银行盛行并主导金融界。此阶段的一个突出特点是企业通过长期外部融资来购买昂贵的资本性资产。这种融资结构的风险较大,因为长期融资只有经历长周期而且所投资的项目必须有回报后才能偿付。这种资本主义进程最终坍塌,走向大萧条,明斯基视之为金融资本主义的失败。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小编们又看到了另一种新型资本主义——“管理型的福利国家资本主义”,金融机构被新政改革约束,大型寡头企业的投资来源主要依靠留存收益。私有部门负债很少,但是战争融资中的政府负债非常庞大——为家庭、企业和银行提供了安全资产。失业率很低,而政府建立了社会安全网以安置照顾贫困者和老年人。这种体系的融资结构稳健,但是可能因为前面讨论过的大政府和大银行问题而导致深度经济衰退。

然而,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相对稳定繁荣的最初几十年内,人们积蓄了大量的储蓄,而且更具冒险精神,产生了“货币经理资本主义”。在这种资本主义阶段,主要的金融体系成员是“受管理的货币机构”,而管理较松散的“影子银行”,如养老金、对冲基金、主权财富基金和大学捐赠资金等则拥有巨量资金,寻找高额投资回报。金融工程师所开发出的各类创新刺激了私有部门债务收入比明显增长,而且对波动性较强的短期融资工具更为依赖。

很多人注意到这种发展变化,并用各种术语来描述这种资本主义阶段。批评者称为之金融化和赌博资本主义(Casino Capitalism),而支持者称之为所有权社会和新自由主义。金融的主导作用日益超过实体经济,社会顶层的少数人拥有大量的收入与财富,政府管理减少,鼓励大型金融机构的“自小编监管”,负债比率、负债数量不断提高,国际贸易和资本流动障碍废除。

由于这些变化,金融体系逐渐出现问题。美国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首次金融危机发生在1966年(市政债券市场),但通过政府的迅速干预得以解决。这就形成了一种模式,20世纪70—80年代危机频繁发生,但政府每次都进行救助。因此,政府干预催生了更具风险的金融结构,金融机构的各类尝试探索更多。随着金融危机越来越严重,政府救助所需要的投入也越来越大。

最后,全球金融危机在2007年爆发,很多人称之为“明斯基时刻”或“明斯基危机”。遗憾的是,大部分分析观点仍主要依赖金融不稳定假说而非他的经济发展阶段理论。就这点而言,他们并未意识到这是整个金融体系的崩溃,并非普通的金融危机。明斯基坚信,如果金融体系的脆弱性积累经历了很长时间的发展变化,那么除非开展关键改革,否则经济的短暂复苏则预示着未来会出现更严重的经济崩溃。

例如,1929年的大萧条终结了金融资本主义阶段。解决金融体系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彻底改革,譬如新政改革。除此之外的其他措施都只会使经济再次出现崩溃。2007年垮掉的是“货币经理资本主义”。很重要的是,用明斯基的方法,会发现这一阶段与1929年垮掉的“金融资本主义”很相似。“金融资本主义”垮掉后出现了大萧条,这使得政府出台了新政,对经济特别是金融体系进行彻底变革。两个阶段有什么区别?

明斯基的回答在于大政府和大银行。大政府是指联邦政府在经济中的比重,从占GDP的3%上升到20%。大政府的大预算意味着能够通过逆周期的支出计划对经济下滑提供缓冲。大银行指的是美联储,会适时干预、支持金融机构和金融市场发展。尽管美联储成立于1913年,但是1929年大萧条前其作用非常有限。大萧条后的10年内,半数银行破产(很多破产速度很快)。

然而,2007年后美联储的功能不断扩展,不仅能救助银行和其他金融机构,而且能通过购买市场不愿意持有的资产直接干预金融市场。在随后的几年中,美联储累积发放了29万亿美元贷款用来救助金融体系,这一数额两倍于年度GDP。无论怎样,这不失为好的政策。这次前所未有的干预避免或者至少推迟了更严重的经济崩溃。此外,大政府下的预算赤字每年增长1万亿美元,这刺激了总需求。

迄今为止,这些干预措施避免了再一次出现大萧条。但是,明斯基的分析模式会让小编们担心,这些政策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有助于经济重返稳定,政策本身就容易造成不稳定!金融市场参与者会调整预期,认为一旦出现任何问题,政府会进行救助。讽刺的是,干预措施的成功反而鼓励了更多的冒险行为。在大萧条之后,市场参与者变得非常谨慎,在数十年内规避风险,直至上次金融崩溃的记忆逐渐模糊。

这次,尽管导致大损失的风险行为没有再次发生,但各类其他冒险行为重新快速出现。截至2012年,很多反映金融脆弱性的指标(包括负债与销售收入比率、股价与销售收入比率)重新达到2007年的水平(甚至更高)。在全球金融危机前盛行的一些危险性的金融操作重新流行。

低门槛贷款(限制很少的贷款,如放松对抵押品和收入的要求)、“实物支付”债券、垃圾债券、高收益担保债务凭证越来越多,而且很多人认为有效市场定价机制下可以降低贷款标准。小编们是否会面临又一次大的金融危机?小编们并不确定,但是明斯基的理论告诉小编们,这是有可能的。而且,他的理论对于重塑金融体系以及恰当设置经济稳定器提供了重要指导,能减少危机在不久的将来所发生的可能性。

受制度主义学派的影响,明斯基认为有“57种”资本主义,因此货币经理资本主义会被更新、更稳定的其他资本主义形式替代。然而,正如他所主张的,对于资本主义的内在不稳定性,并不存在一劳永逸的解决方案。为此,明斯基的观点仍旧非常重要。在这部分的最后部分,小编们会给出明斯基的政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