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看冬奥:足球国度行叛逆 墨西哥花滑手创历史

据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霍尔顿报道,北京冬奥会花样滑冰男子单人滑比赛已经落幕,聚光灯在奖牌得主头顶闪耀,公众目光聚焦于失意战神羽生结弦、重拾自我的金博洋等人。鲜有人知道,在无人在意的角落,多诺万·卡里略同样创造了历史。这位22岁的墨西哥花滑选手,结束了本国30年无人参与冬奥花样滑冰项目的历史,最终以218.13的总分结束了期待已久的奥运之旅,排名所有选手中的第22位。可谓奥林匹克新格言“更团结(together)”的最佳诠释者,虽败犹荣。他的故事,也在登上冬奥赛场后,在美洲以外的大陆迅速传播。

卡里略生于哈利斯科州萨波潘,和大多数墨西哥小孩一样,他的运动启蒙始于足球。不过笨手笨脚的他并不适合足球,在姐姐和生于墨西哥的西班牙花滑名将哈维尔·费尔南德斯的启发下,卡里略最终决定踏上冰场,“从小开始,哈维尔·费尔南德斯便是我的偶像,因为他同样出身于一个非主流花滑国家。就像在墨西哥一样,足球也是那里的主流运动。他改变了这种认知,并推动了花滑在这个国家的发展。”

13岁那年,卡里略所在社区的冰场停止营业。在这个冰上项目并不普及的国度,想找到一处溜冰场并不容易,于是他被迫随教练搬到中南部瓜纳华托州城市莱昂。从那以后,卡里略一直在当地购物中心内的冰场进行训练。该冰场面向公众营业,卡里略经常需要在滑行或旋转时规避游客,他的动作经常被迫中断,因为不知什么时间什么方向就会有小孩向他所在的地方滑来。饶是如此,卡里略仍然取得了北京冬奥参赛资格。

在墨西哥这样一个足球国度里,冬奥会并不是热门词汇,甚至卡里略第一次知道世界上有冬季奥运会这种赛事,还是通过观看2010年温哥华冬奥会,那时他已经10岁了。

“现在,从某种程度来说,我的例子说明了,当你愿意做一切必须的事情,并且坚定专注于你渴望的事物时,没有什么梦想是遥不可及的。我希望给新一代们希望和动力,这就是我人生最大目标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