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斯基时刻即将到来”——野村警告缩表

野村证券在最新的报告中指出,从QE到QT转变产生的影响将渗透到资本市场的各个部分,“明斯基时刻”即将到来。

鲍威尔听证会发言话音刚落明天市场最关注的美国CPI就要发布,紧接着周四美国PPI数据公布,再加上将三笔共1100亿美元美国国债拍卖(520亿美元3年期国债、360亿美元10年期国债以及220亿美元30年期国债),最后美国企业财报季即将拉开序幕(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和富国银行将于本周五发布财报),投资者在多重风险下开始抛售。

尽管长期收益率曲线在出现了一些更糟糕的情况后正在温和逆转,但STIRs(短期利率期货)定价继续大幅走高,目前市场预计3月份加息的概率近90%。

野村证券策略师Charlie McElligott提出了一些关于债券快速“逆转”风险的担忧,当前债券市场至少可以说较为极端,“市场恐慌”可能迫使美联储再次“屈服”。

报告提及,根据QIS CTA趋势模型显示,固定收益空头头寸,同时具备不对称性。G10国家的债券净敞口处于近10年的“极端卖空”水平,2011年以来的总体敞口仅为2.2%。此外,自2002年以来,G10国家债券的名义头寸总额现在超过了-2 SD水平(即极端“净空头”)。

同时,野村证券指出,科技股遭抛售持续时间越长,越密集,受到沉重打击的纳斯达克市场出现相反趋势的风险就越大。交易商做多纳斯达克100指数(QQQ)的Gamma头寸在显著减少(Gamma -4.76亿美元),同时伴随着的“负Delta”(-210亿美元,1.3%ile)。目前,这种“做空Gamma /负Delta”通过对冲加速流动,造成更大的向下压力。

McElligott表示,美联储做好了铺垫,传递出相当明确的消息,首先是承认美国通胀上行风险,其次是美国可能已经达到或接近“充分就业”,再次证实了野村“美联储看跌期权”的观点。

这就是为什么野村证券策略师担心“明斯基时刻”即将到来的原因,真正的“价格发现”被迫转移到了私人投资者手中。

而这一点很重要,因为私人投资者本质上对价格更为敏感,而许多MBS投资者也将不得不进行凸性对冲。

此外,还有一个与美联储资产负债表盈余有关的因素,即通货膨胀保值债券市场的流动性风险溢价,根据最近的财政部再融资情况,野村预计通货膨胀保值债券的供应将大幅增加,这些都将对收支平衡产生重大影响。

野村证券上周在美国资产负债表早期变动(从17年10月到18年7月)中表明,资产负债表缩减带来的影响实际上与接下来一周更大的资产市场波动相一致,特别是在MBS变化之后。

随着美联储购债逐渐减少,可用于吸收更多抵押品的现金减少,这些抵押品(债券)债券现在回到私人投资者手中。

从QE到QT转变产生的影响渗透到其他的地方,贷款成本上升,回购利率上升。随着持有政府债券变得更加昂贵,这将影响无风险基准利率,然后影响到风险资产,进而扩大像MBS和公司债此类的“价差产品”中,然后消极影响进一步溢出到资本市场的其余部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