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for:
伊布:场上的事场上解决不是故意肘击明斯

北京时间3月4日晚20:30,2016/17赛季英超联赛第27轮,曼联坐镇主场对阵伯恩茅斯,最终双方1-1握手言和,在比赛中被伯恩茅斯后卫故意踩踏头部的伊布接受了BBC的采访。

“听着,场上发生的事就让它留在场上吧,我不是那种会在场下攻击他人的人。你们有手机,你们有电视,所有人都能够看见当时的那一幕,明斯踩到了我的头。”伊布说道。

“我对明斯的那次肘击?那次争球我跳得很高,明斯自己撞了上来,恰好撞在了我的肘部,我不是故意的。”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脚踏伊布头部 明斯被禁赛五场

新华社伦敦3月8日电英格兰足总8日宣布,英超伯恩茅斯后卫明斯因为在上周的比赛中踩在曼联前锋伊布拉西莫维奇头上,被处以禁赛五场的处罚。

伯恩茅斯俱乐部随后发表声明称,对英足总的处罚“极度失望”,并表示会完全站在球员一方。

声明还说,俱乐部认为明斯绝对不会故意对伊布犯规,那只是一起意外的事故,因为该球员在效力的75场比赛里,从没有吃过红牌,他上次被出示黄牌还是在2015年4月。

伊布在被踩踏之后,很快在争抢中给了明斯一肘子作为报复。瑞典人前一天已经接受了英足总禁赛三场的处罚。

立陶宛球星:西班牙要是没有归化球员他们早就输球了!

在此前的一场男篮欧锦赛1/8决赛中,西班牙队经过加时苦战以102比94险胜了立陶宛队,顺利闯入了8强。比赛中,西班牙队的美国归化后卫洛伦佐-布朗(Lorenzo Brown)。布朗全场出场33分33秒,投篮20中9,三分线抢断。

赛后,立陶宛的外线球星明道加斯-库兹明斯卡斯(Mindaugas Kuzminskas)接受了记者的采访,在谈到球队输球的原因时,库兹明斯卡斯也是畅所欲言,他表示:如果西班牙队阵容中没有洛伦佐-布朗(Lorenzo Brown)的话,没人知道他们会是怎样的球队。他们在这个夏天才刚刚签下他,他在比赛中的表现大家也都看到了。但是,现实情况就是这样。

库兹明斯卡斯也确实有理由进行抱怨,在这场势均力敌的艰苦较量中,布朗在关键时刻的挺身而出成为了改变比赛格局的关键。讲得直接一点,要是没有布朗,西班牙队根本没有可能拿下这场比赛的胜利。

只能说如今各支球队都在合理利用FIBA的归化规则,即使是像西班牙队这样在世界大赛中屡次取得出色战绩的传统强队,他们也需要依靠归化来提升球队的竞争力。而像立陶宛队这样老老实实使用本土球员的球队,他们确实是在规则上吃了大亏了。不知道接下来会不会有更多的球队走上归化的道路。

明斯:我不是故意踩伊布这种事永远做不出

北京时间3月4日晚20:30,2016/17赛季英超联赛第27轮,曼联坐镇主场对阵伯恩茅斯,最终双方1-1握手言和,在比赛中踩踏了伊布头部的樱桃后卫明斯接受了BBC的采访。

“我绝对不是故意去踩伊布的头,我永远也不会这样做,这不是我的比赛风格。我踢得相当拼命,也很公正公平,但是踩踏他人这样的事情我做不出来。”明斯说道。

“伊布对我的肘击?这就是伊布啊,他的身体又高又壮,我知道自己防守他时会面临什么样的状况。也许伊布的确肘击了我,但是当时我闭上了眼,所以我并不知道具体情形,不过我知道有东西打在了我的脸上。”

“我有种感觉,那就是伊布整场比赛就是冲着我而来,他的身体素质很出色,我觉得今天我和他之间的战斗很精彩,因为我俩都勇敢地接受了对方的挑战。”

“我见证了伊布的辉煌职业生涯,以前我就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和伊布过过招,和伊布进行一次对决就是我的梦想。”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堪称纳粹的最疯狂女魔头:她有特殊收藏癖好能让男囚犯胆颤不已

二战纳粹德国时期,不仅仅是男人疯狂,女人也疯狂,有些女人的疯狂程度更是让人难以想象。比如有“纳粹第一女魔头”之称的伊尔斯·科赫,就是个丧心病狂的人物。伊尔斯·科赫的特殊收藏癖好,更是让男囚们胆颤不已。

伊尔斯·科赫,1906年出生于德累斯顿一户工场主家庭,少年时期的她活泼天真,性格大大咧咧,很好相处。15岁时,伊尔斯进入会计学校,毕业后成为一名簿记员。1932年,伊尔斯加入纳粹党,结识了卡尔·科赫,两人很快完婚。

一个人的性格受周遭环境的影响太大了,伊尔斯原本还是个挺好相处的人,自从嫁给卡尔·科赫,在纳粹急剧发展中,如同变了个人似的,再也不是那个单纯可爱的小伊尔斯了。

1936年,伊尔斯担任德国三大集中营之一的布痕瓦尔德集中营看守职务,而她的丈夫卡尔·科赫,则是该集中营的第一任指挥官。卡尔·科赫在纳粹中,早就是个臭名昭著的人物,可谁也没想到,自从夫妻俩都到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后,伊尔斯变得比卡尔·科赫更加残忍。

女人狠起来太可怕了。从1937到1945年,布痕瓦尔德集中营先后关押着约25万犹太人,这些人但凡走进集中营,马上就会知道伊尔斯的恶名。当踏入集中营那一刻开始,就最好祈祷不要见到伊尔斯,否则小命难保。

伊尔斯喜欢在集中营骑马挥鞭,但凡看到不顺眼的,二话不说挥鞭就打,女的比她漂亮要打,谁敢偷看她也要打,总之,她可以有1000个理由来打你,枪毙你。很多人私下里给伊尔斯起了个绰号:布痕瓦尔德的母狗。

但是,这些还不是最残忍的,伊尔斯还有个特殊的收藏癖好,让男囚们胆颤不已!伊尔斯会把男囚集中到一起,命令他们脱掉上装,检查他们是否有纹身。如果有的男囚有纹身,而且图案正合她意,那这个人就倒霉了,会被伊尔斯杀死,并剥下他带有纹身的皮。

没错,伊尔斯这个特殊癖好是:收集纹身的皮,最好还是有纹身的男囚皮。伊尔斯身上带的,家中摆放的“艺术品”,很多都是那个做成的,比如她的钱包、手套、票夹子、书籍封套,还有家中的灯罩等等,想起来就让人起鸡皮疙瘩。

1945年4月16日,布痕瓦尔德集中营解放,伊尔斯逃回老家,2个月后被美军抓捕,而他的丈夫卡尔·科赫在此之前就因滥杀而被党卫军处决。在审判席上,人们首次看到了伊尔斯用人皮做成的各种“艺术品”,震撼了世界。

然而伊尔斯却躲过了死罪,她宣称怀孕了,后被改判终身监禁。1967年9月1日,伊尔斯·科赫在牢房内上吊自杀,结束了她罪恶的一生。

库兹明斯卡斯:若西班牙没归化一个美国后卫 他们会是啥样?

直播吧9月11日讯 在今天结束的一场欧锦赛16进8的比赛里,立陶宛加时负于西班牙。

在赛后接受采访时,库兹明斯卡斯对于失利这样说道:“也许我们缺乏耐心,即使是在我们领先了5分或者是7分时。我们有些冒失,而不是保持冷静。有几次,我们没有保护好篮板,而他们命中了重要的投篮出手。”

库兹明斯卡斯还谈到了西班牙归化球员洛伦佐-布朗,他这样说道:“我不确定如果没有洛伦佐-布朗,这支球队会是什么样子。他们今年夏天归化了他,而这就是事实。”

洛伦佐-布朗本场20投9中,三分7中2,罚球8中8得到28分3板8助2抢断。